如今我这样回忆那时

6月7日,今天似乎下雨了,怀揣着一颗谨慎不安的心踏上公交车,向终点或者说起点驶去。三年来一半的心血,在今天终将倾其所有。6月8日,似乎是阴天,地上还有大片的积水。我悬着的心似乎定格在离开考场的那一刻。


  每当听到这首轻音乐时,思绪总会神游。以前,每逢夜深人静,或乌云朦胧,或满天繁星,亦会寥寥几笔,抒发情感。触景生情也好,感物伤怀也罢,都是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如今,年岁渐长,却再也没有当初的那般豁达了。藏在心底的回忆不敢去唤醒,怕坚实的外表变得不堪,怕强大的内心变得脆弱……

  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的事情不太记得了,唯一还留存的记忆停格在小学。大概那是一年级或是二年级,开学去报道,班主任坐在我跟前,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当时我无比紧张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站在旁边的其他家长们都露出了略带原谅的笑声,我更加不自在了,泪水在那一刻仿佛要倾泻而出,母亲站在一旁也无奈的解释到:“他太内向了,不爱说话……”。那时的我上学,大概早上五点半左右起床,收拾一下,然后和村里其他的小伙伴们坐上一辆开往学校的三轮车,三轮车是村里的长辈为了方便我们上学而用来专门接送的。慢慢的,到了大概四年级,不再坐车,开始和附近的小伙伴约定了早上一起走去学校,放学了一起走回家。就这样,一走就走了三年。六年级的时候,还记得第一次去机房上机却不知道如何开机,后来机房考核,老师根据一分钟多少字来作为评判依据,初次接触电脑的我只能默默坐在哪里缓慢的寻找着每一个按键,不知如何是好。当时监考的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他径直的向我走来,看了看我的屏幕,二话不说,直接重重的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顿时脸上发烧般的疼痛,我强忍着泪水,被他一把拉到墙边罚站。当时的我是多么无助与不甘,我的泪水最终没有掉落。从那时起我发誓哪怕我只是一个农村土娃,哪怕我什么都不会,终有一日我会出人头地,让你们高攀不起。那件事后来成为我永生难忘的事情,每每想到,总会愤然努力。小学六年级毕业照,人生中第一张毕业照,一张张笑开花的脸庞都对着照相机镜头,露出毕业的激动和年少的无知。

  坐上摩托车,拖着家里表哥用过的用床头柜做成的储物箱和父亲从工作地方拿回来的一个小塑料胶桶,到达了我人生的第二个学习地方——西斋中学。走进学校的那一刻,我至今都还记得当时的那种陌生感。七(4)班,教室报道,坐在讲台上的是一个穿着一件深蓝色短袖加白灰色牛仔裤的看起来年龄四五十岁左右的人,他拿着比在纸上哗哗的写着字,边写还边嘱咐真站在台下来报道的学生和其家长。教英语的班主任,有时喜欢说些笑话,在他的教导下,我开始了接下来两年的初中生活。第三年,学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像又重新分班了,语文老师还是原来的那个上课喜欢说笑的语文老师,大概他带的学生都比较喜欢上他的课,因为幽默风趣,上课也比较自由。而英语老师则是由原来的班主任换成了一个严厉的女老师,大概与前面的相反,她带的学生大概都不喜欢上她的课,因为,上课时常板着一张脸,喜欢点人回答问题,稍微出错或者回答不上就是一顿严厉的批评,大概那时候都有自己的自尊心了吧,被批评了就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怕被同学看不起。班主任换成了数学老师,虽然一副严肃的表情,看起来更像是对待每一件事情负责严肃的态度,这样严谨的态度加上飘逸的行书,他也成为了我第一个仰慕的老师。初中三年,第一次体会到了真正的集体活动,诗歌朗诵、九岭岗扫墓等,当时的某些画面,我还依旧清晰的记得。如今再去看那些照片,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初三升学考试过后的几天,我在家整天都惴惴不安,直到在网上查到理科分数比进入重点一中的分数高2分的时候,那晚我在家高兴的一晚没睡着,很庆幸我能进入重点一中,因为当时的我觉得考上了重点一中终于给家里人挣了点面子。

  依旧坐上那辆摩托车,拖着父母给我新买的箱子和新买的桶,父亲载着我开着摩托花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我人生第三个学习的地方——松滋一中。也正是在这个地方,留下了许多我人生中永远难以忘怀的某些画面或者是某些人。一路上摩托不停的向前行驶,风不停地拍打着我的脸庞,望着路旁来去移动的树影,我突然感觉有点不舍,鼻尖有点酸涩,喉咙有点哽咽。到学校后,被分到高一七班,班主任姓邓,教化学,头发花白,大概是因为做了多年班主任操心太多而头发花白了吧。语文老师是个比较善解人意的女老师,上课比较认真。数学老师是个老头,每次上课好像都不太管课堂纪律,以至于每次课堂快要吵翻天的时候他才说几句,也没想到后来到了高三他竟然当起了高一的班主任。英语老师是高一四班的班主任,为人幽默风趣,上课也比较不同,总会以自己的方式来展开每堂课的讲解,这样独特的教学方式对我后来英语的影响是很深远的。物理老师是一个做事认真严肃的人,上课虽然气氛比较宁静,但有时候也会讲几个冷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生物老师是一个和蔼慈祥的男老师,后来因为教学任务紧迫和班级成绩不理想的缘故,换成了一个年轻负责的女老师。很显然刚开始因为不习惯和上课教学方式的不同,大家很难以去接受,后来因为一些不可控制的事情加上老师自己认真负责的态度,班级的成绩终于从倒数变成了正数,我们也渐渐接受并喜欢上这位女老师。高一的时候,班上的纪律太乱,班主任为此操碎了心,想出各种方法来整治不良风气。那时候,我是个比较沉默的人,班上认识的人也比较少。到了下学期,同学彼此之间渐渐开始熟悉,体育委员一职虽然无足轻重,但也稍稍拓宽了我的人际。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平淡的生活里多出了一个也许我终身难忘的身影,那个身影会有事没事在我眼前晃悠,跟我作对,以至于我后来看到她都想绕道而行。起初我不以为然,后来竟渐渐习惯甚至心有所动,只是无以言表。到了大二,学习开始紧张起来,班上的情况也稍微好转,大家都开始回归正轨。后来那个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的时间变少了,不过遇见了还是会像死对头一样,那个时候,我开始有了些什么感觉,也许很微妙,也许无法用言语表达。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微妙的感觉我依旧无法形容,只能永远的藏在我的记忆里。升入高三,学习的气氛更加浓重了,同学们每天起早贪黑,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这样的生活,过了大概很久很久,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的我们刚想小憩一下,接连而来的便是一检,二检,三检,月考,周考等等,各种考试接踵而至,各种试卷、复习资料堆积成山。那段时间,被考试湮灭的我们已不在感到疲倦,反而是一种异常的兴奋与精神。现在回想起来,我是多么再想找到那种努力奋斗拼搏的状态,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再也找不到那种状态了。高考前夕,一起生活了三年的我们不舍离别,纷纷合影留念,那些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瞬间被定格在每一张照片里,随着时间而慢慢消散。筵席终究要散,我们终究要分开。如今每每拿起那张毕业照,脑海中会涌起无数个画面,会想起某个人、某件事。高考那天,我们坐车奔赴考场,走进门的那一刻,我的心异常的放松,忘怀了所有,一切顺其自然。记得高考完的那个晚上,和几个要好的兄弟在网吧过的夜,晚上十二点,对完试卷的答案后,我有点不知所措却无能为力。等到成绩出来的那天,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悔恨也无任何意义,放平心态,最后做出抉择,向前走。接近三个月的假期眼看就要到尽头,从没想过自己要去的大学是一所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学校。没错,也许自己就是个辣鸡,那时候的我经常这么想。我开始憧憬和计划大学的生活,一切的一切等到来临时却变得一无所有。我这样一个七分热情三分行动的人如若没有真正的来自心底的认知,又怎会去安然地执行那些所谓的计划呢?

  直到现在,大三下,即将面临一个全新的环境,曾经的那些直白和冲动的想法渐渐烟消云散。当初我是一个理想大于行动的空想主义者,当然那仅仅建立在对现实环境的依赖感大于对实际行动的决绝感,如今有时也会这样。我是一个喜欢平静平淡平凡的生活的人,一旦习惯了当下的环境,潜意识里就很排挤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毕竟我喜欢每天充实而平淡的生活。如果没有巨大的精神支柱和决心是很容易被现实所屈服的,当时的我可能就是这样。不知何时,心中的某个信念大概在一年前终于爆发了,我突然发现我所思考的事情和周围的人开始有所不同,是那种努力趋于依靠自己能力的不同。也许我儿时的成长环境深深地影响了我,每当我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把这个事实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因此我的思维方式在某些时候开始出现某种卑微感。从小到大,我可能一直都有这种来自心底的卑微感,而正是这种感觉让我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坚定的信念,也正是这种信念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让我更加心有不甘,更加努力奋斗。我渐渐开始懂得逆来顺受,懂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懂得那些过来人的忠告。于是我开始向那些忠告、向那些前人实践出来的道路前行,过程很累却也很充实,我不知道这条道路还有多远才可以到达我能短暂驻足的地方歇歇脚。也许面对未知的现实我啥都不懂,但我始终相信这一路的摸爬滚打,终会将自己锻炼成一个身负绝技的小生。其实我是一个感性与理性兼备的人,可能很多人都是。而如今那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感性认识已逐渐随时间消失殆尽,又或者被环境与信念慢慢磨灭。前方险峻的山坡容不得我向后凝望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也许只有当暴风雨来临之际,我才会寻找山洞,回味一路的收获。只可惜风雨太大,一切都变为泥泞,消失得无影无踪。

  静下心来,细细回味,谁又能懂我心中所想。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明白一些事情。我时常对自己说:“回忆过去,珍惜现在,憧憬未来。”这三者对我来说缺一不可,就像当初高三时写的那篇《斋子赋》一样,也许如今我不能像昔日那样用古文将我所回忆的一些事情记录下来,又或许那只是一个文盲郁郁不得志时的愤慨。但无论怎样,我用最朴素和真实的话语记录下来我某个人生的画面,将成为后来我回忆时的里程碑。